柒澈在线嘤嘤嘤

潜水者√
拖更三年√
垃圾一枚√
主混第五√
佣吹√
贼他娘的喜欢日各位大大主页√
……
日常怀疑关注我的是不是都是人机……
随手点赞的好孩子(乖巧)
QQ要扩列私信叭
头像和背景图都是我秋辞画的别动!(虽然画的不咋地)

【园佣园】一场比赛

*佣园佣互攻注意避雷


*cp佣园佣;律师和玛莎


“嘶……”


后腰隐隐传来不适,昨天艾玛那些小玩具确实也够他受的了,奈布轻轻揉了两下,也没太在意,反正游戏中这些小痛也会被迫痊愈。


“奈布,没事吧?”威廉看到奈布,追了上去“待会是你,我,艾玛和弗雷迪。”


“嗯。”奈布点点头,将兜帽扯得更往下,他并不想和这个太“傻白甜”的人过多交谈,在这个吃人的游戏中,警惕一些总不会是错的。


——


地图:白沙街疯人院


求生者:园丁——初始时装


前锋——蛮牛之力


佣兵——寄生


律师——初始时装


监管者:宿伞之魂——十字路口的美少年


——


“疯人院啊……有点麻烦……”奈布再次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任何不适,“游戏规则”已经自动将他身上的新伤治愈,只留下了被选用为debuff的旧伤。


轻轻触碰墙皮脱落的墙壁,奈布似乎能听见那些幼儿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也幸好那位慈善家没来,不然也只能是个拖后腿的。


奈布没再去看别的,找到最近的一台机子解了起来。


——


“铛——”奈布吐了一口浊气,强迫自己解密码机的感觉并不好,密码机的声音勾引起他在战场上那些惨痛的回忆,迫使他修机速度慢了许多,他似乎能闻到战场上那浓重的血腥与死亡的气息。


“监管者在我附近!”


弗雷迪的尖叫使人心里放松了些,至少这证明那些“屠夫”没在自己身边。


艾玛边拆着椅子,边哼着不知名的歌谣,脸上仍然挂着淡漠的微笑。


威廉紧张的修着密码机,他不能浪费莱利先生用生命拖的时间。


奈布看了看身旁解开的密码机,默默往尖叫声的源头跑去。


——


“等一下!”弗雷迪隔着一扇窗,伸手冲谢必安比了暂停的手势“您是地府的官员对吗?”


“是的,先生。”谢必安没有停下,翻过窗,又追上了弗雷迪,一击将人打到了地上。


虽然“伞”打人并不是很疼,但在游戏中的“伞”和平时的伞可不一样,细细看能看见好多密密麻麻的铁质倒刺,打到人几乎会带下一块肉。


弗雷迪瞬间被疼得滴下了黄豆大的汗珠,却在谢必安将他牵起来之前,用颤颤巍巍的嗓音问道:你能让我下地狱吗?我好想她。


玛莎……


“您为何要下地狱呢?或许她不在地狱。”


——


“站着别动,我来帮你!”


奈布运用护肘迅速连翻两个窗跑向把弗雷迪捆住的椅子,机子才解了两条,这个人解机比较快,还不能死。


将人救下后谢必安也传了回来,切换成范无咎,涤魂铃使刚要跑去解机的两个人齐齐愣了一下,随即奈布反应过来反身走过,可惜那位上等人确还在愣着,眼看范无咎将要把他击倒,奈布又用护肘弹到两人中间,抗下了本应让弗雷迪致死的一击。


“唔、快走!”旧伤并没有全部发作,只是一些轻微的皮外伤全部裂开,这是游戏判定的“一层战遗”带来的后果。


这些小伤奈布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但胳膊上那条刀口却因为用肩膀抵挡范无咎的攻击而裂开,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扩散,不知又引起了谁的兴奋。


——


“啊,奈布受伤了诶,威廉你不去看看嘛?”艾玛正在和威廉一起解机,奈布受伤她似乎也不太在意,只是玩味的抬眼看看威廉,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那艾玛小姐,您先修机,我去看看。”威廉点点头,从钢琴室翻窗,向奈布所在的厕所跑去。


“还真是个傻子。”艾玛收起笑容,专心修机,她知道,这时候奈布给弗雷迪扛了刀一定会先牵制监管者一段时间,再利用地形甩开行动不便的监管者,威廉这时候去找他,只会把火力引向自己。


——


“来了?”


“来了。”


“我给你治疗。”


“好,还剩几台机?”


“一台。”


奈布挑眉看了看艾玛,似乎有些意外。


“这么快?”


“我没拆椅。”


“怪不得。”


“……”


“小心监管者的一刀斩,我依靠特质能存活三十秒,你可是一下就倒。”


“不是还有你吗?”


“……”


“走吧,弗雷迪应该在修最后一台机,威廉在牵制监管者,我们去大门等。”


“嗯。”


“你中钻了?”


“这局宿伞谢谢。”


“……”


——


“嗡——”


“威廉倒了。”


“你想救他?”艾玛一边输入密码一边抬眼看向奈布。


“宿伞要传过来了。”


“!”


心跳猛然增大,谢必安几乎没给他们反应的机会,一击将艾玛击倒,大门也徐徐打开。


奈布看看还在擦刀的谢必安,快速从艾玛的膝下与后颈绕过,抱起艾玛往大门跑去,期间又硬生生挨了谢必安一刀,成功逃脱。


不出乎意料的,奈布接受了“游戏惩罚”。


——


“你当你是牛仔吗?还是杰克?”艾玛一边给奈布处理伤口,一边操着冰冷的嗓音问奈布,手上的力气忽轻忽重,惹得奈布一阵呲牙咧嘴。


“还不是怕你……嘶轻点!”


“……”


“喂,今天晚上该我了吧?”


“别想了。”


“……”


“谁让你最后一刻把我扔出去了。”


“情势所迫啊!”


“呵。”


END.


根据梦境改编√


可能有不合常理的现象别在意我懒得盖√


园佣互攻√

我越来越不要脸了www


Jack与某位法老王的小故事

※cp杰佣

※看那个标题——我瞎起的√

※是个上课时候的小脑洞。

※私设世界(?)

大概就是每个人都会一些小法术,例如将离得自己远的东西用一些小法术移过来,然后就是有一部分(少量)人可以召唤异世界的人来当做自己的搭档,不是仆人,看搭档自己愿不愿意留在召唤者的世界,陪着召唤者,搭档一旦同意,召唤者与搭档即可签订契约,而契约就是两个人可以互相感知对方的位置,一旦其中一人死亡,契约解除,如果是搭档死亡,召唤者不可再次召唤,如果是召唤者死亡,搭档会回到自己的世界。(可能最近玛丽苏看多了咳咳……)

※法老奈本体是蛇hhhh

※黑杰白杰共用一个身体,会有一个月一次的身体争夺,黑杰输了的话,白杰在后半个月和下前半个月不会受黑杰的打扰,如果白杰输了,黑白俩字换一下就行了。(懒)

※此篇一直都是白杰,异变是杰克特有的,因为“某些原因”(其实就是没脑洞了咳咳)

※“杰克”是白杰,“开膛手”黑杰。

※文渣。

※更新随缘……(可能一鸽不起)

※约瑟夫友情串场√

——(相处一段时间。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杰克!我说过了你不许去厨房!”

“那我们总不能吃蝎子干或蛇肉干吧?!”

“其实我觉得还不错,比起你那种食物中毒,蛇毒或蝎毒可是好多了。”

“请不要用您法老王的身体和我普通魔法师的身体比,谢谢。食物中毒对于我来说只是吃几片药的事,而那种致命的毒会让我直接死亡好吗?”

“……”

“点外卖?”

“行吧行吧,只要厨房不炸,其他都可以。”

“还不是花我的钱?!”

“说的好像我没帮你似的。”

“哦您是指上一次被你咬坏的鼠标还是钱包?”

“……”

“我怀疑你的本体是哈士奇。”

“滚。”

“也是……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确实不一样。”

“……”

——(初识)

年轻的法老王站在阵眼上,嘴角还垂着疑似响尾蛇的尾巴。

“你是……我召唤的‘搭档’?”杰克疑惑的看着非常明显比自己矮一头且同样懵逼的法老。

“唔……?”法老王环顾四周,干燥无垠的沙漠不见了踪影,伴随着召唤余波的一阵阵晕眩扭曲重组,变成了……一栋房子内部?

算了,先呆着吧,把这条蛇吃掉再说!响尾蛇还没死绝,在法老王的口腔内挣扎着,想要反咬一口。

“你好?”杰克看召唤阵渐渐消失,明白了被召唤者应该算是答应做他的搭档了,便走向了试图把可怜的响尾蛇蛇尾继续塞入嘴中的法老王。

“唔唔??”法老王腮帮子里鼓鼓的,甚至嘴角还流下了……响尾蛇蛇毒毒液?!

“等等你没事吗?!”杰克急忙想帮新搭档将嘴里的蛇取出,然而……

“唔唔唔!”法老用一只手遮住嘴巴另一只手猛的一拍杰克,眼神表现出的内容分明是——

别想抢我吃的我杀了你!

“……”杰克揉了揉头,绅士帽随着动作晃了晃,差点掉到矮一头的法老头上。

“这样,你跟着我,我给你做饭好不好?”

“咳咳……”法老王终于是把那条可怜的响尾蛇吞吃完毕,抬起猩红色的眸子,意义不明地盯着杰克,眼底似乎跳跃着兴(食)奋(欲)的光。

“不是吃我。”杰克抬起右胳膊挡了挡法老王的目光,左手却开始异变,原本放松的肌肉也紧绷起来,戒备着法老王会因为饥饿直接吃了自己,虽然法老王看起来很弱小,但也仅仅是“看起来”而已,他可不确定这个法老王究竟是不是像“看起来”那么“弱小”。

“……”法老王盯看着杰克,点点头。

这是……同意了?

杰克愣愣的看着开始查看自己“新家”的法老,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也不像裘克他们说的那么难啊?

但……

总感觉自己这个新搭档似乎不是太好相处啊……

这么喜欢吃……毒?

有毒√(bushi)

——

“那个不能吃!!”杰克正疑惑着平时动都懒得动的胡子先生为什么没在窝里窝着,转眼却看见了一抹紫金色的身影快速闪过,耳朵在下一秒便听见了胡子先生的惨叫声,杰克也迅速挥动手中的枯枝,嘴里念起咒语,将法老王嘴里的胡子先生解救出来。

“……”法老王不甘的看了看杰克怀里的胡子先生,猩红的眸子又开始盯着杰克。

“你别乱吃……”杰克放下胡子先生,两指掐了掐眉心,转身向厨房走去。

“我给你做点,你别吃生的了。”

“……”法老王张张嘴,似乎想说出什么,却终究因为发不出声音而告败。

“BANG!”

“?”

“又炸了……”杰克苦恼的看着满地的残骸,摇了摇头,走出了厨房,看着仍然站在一旁的法老,尴尬的笑笑。

“那个,要不我先给你泡茶?”

“……”法老王又点点头,继续暗自努力发出声音。

终于,一壶清茶泡出,茶香顺着空气飘到法老王的鼻尖。

“给,喝吧,额、你有名字吗?”杰克把法老王拉到桌子前,给他将茶水倒好后,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还不知道自己新搭档的名字。

法老王点点头,将眼前的茶水灌入喉咙,轻咳几声,才缓缓张嘴

“奈、奈布·萨贝达。”奈布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沙粒有节奏的摩擦树干发出的声音,沙哑的像是很久没有说话了。

“那我可否称你为奈布先生?”

“随便……”奈布又端起茶喝了起来,几百年没有说话他几乎已经忘了怎么让声带正常振动发出声音,喉间触及到的湿润也终于不再是血液,清茶淡淡的香味从鼻尖轻轻拂过,与血腥的刺激不同,十分温和。

杰克看了看奈布端茶的样子,歪头笑了笑

“你要是喜欢,我可能多给你泡~”

“……谢、谢。”

(恭喜杰克get到奈布的新爱好√)

——(已成为恋人)

鲜血在奈布的身上流淌,从脸庞滴到地上,即使有的混合着他的血液,不过大部分也还是一些“杂鱼”的。

“啧。”弯刀被收回刀鞘,法老王的身体是永生的,这倒是没错,可并不代表不会受伤,前两天被杰克指刃划的刀口还没完全好,眼下又填了新伤,这让奈布不得不认真想想——接下来他和杰克要怎么走?

伯爵不会善罢甘休的,杰克又因为和“他”的斗争——虽然“两人”都是两败俱伤,也幸好那个“他”也因为过量的战斗而昏迷着,不然他也不能拖着个比他高一头的人走这么远。

好不容易在不归林中找好一片能休息的地方,再生上火已经接近半夜,法老王还没吃什么东西,杰克仍然在昏迷着,嘴唇干裂,明显是缺水。刚好旁边也有一条小溪,用叶子简陋的装上水,奈布让杰克微微靠在他的怀里,小心翼翼的喂着他水。

“……”

可惜杰克防备心太强,昏迷中肌肉紧绷,嘴唇丝毫不肯张开。

“……欠你的……”奈布叹了叹气,将叶子中的水含到嘴里,撬开杰克的唇,缓缓将水度给杰克。

“咔嚓”

轻微的声音响起,画面被相机定格,一人从古树的阴影处缓缓走来。

“……约瑟夫,跟了我们一路了,不累吗?”

“嗯哼~能拍到这样的场景也值了~”约瑟夫将及时洗出的照片夹起,丢向了法老王。

“……你是故意的?”故意派人来追,只为了拍这样一张照片。

“没有啦~追杀还在继续哦,别掉以轻心了~”约瑟夫眯眼微笑,退回到了之前的阴影。

奈布将杰克放好,转眼看了看隐蔽在周围的追兵,拔出弯刀,率先攻向对方。

——

“……十七个。”

左手手肘快速击向一个敌人的喉间,柔软的颈骨直接被折断。随即蹲下右腿扫出将试图偷袭的另一个人绊倒,一刀封喉。

悄无声息。

可惜他们已经发现他了,余下的人正慢慢逼近着。

“十五个。”

奈布向后下腰,躲过子弹,弯刀甩出,将子弹主人的头颅移除,随即用腿把左侧敌人的手腕柔软的部位踢开,武器掉落在地上,顺利转身,捡起刚刚被他踢掉的武器,身边的人的喉间也利落的喷出了鲜血。

“九个……唔!”

突然到来的猎鹰让奈布有一瞬的晃神,后背被猎鹰撕开了一条口子,空气的温度似乎也随着冷血动物血液的流下而变的更凉。

该死的他们怎么知道……

奈布转身向更远处跑去,剩下的九个追兵自然跟了过去。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打斗啊啊啊!反正搞到最后奈布是打过了,但自己也累昏了……?啊我太……敷……咳)

“哈、哈……”奈布再次将弯刀收入鞘中,身上到处都是血迹,敌方的尸体横七竖八倒在地上,就连离得很远的杰克脸上也溅了滴滴血点。

“你倒是、哈、睡得睡……”奈布无力的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顺手将杰克脸上的血擦干净,而奈布自己的伤口,他却没有办法,左胳膊上被砍刀砍到的旧伤已经崩开,甚至更严重,身上大大小小的旧伤都有牵扯,最严重的是身后的伤口,还在流血,蛇的自愈能力本身就是很弱的,更别说这伤是被天敌抓的。

失血过多……

“还真是……欠你的了……累死了……”奈布意识渐渐朦胧,头一歪,靠在杰克身上昏了过去。

“奈布啊……”

杰克无奈的笑笑,他明知道自己醒了的……不然也不会轻易睡着。

——

TBC

不会打tag的看我看我!
我怕有人雷我tag(???)所以糊了马赛克(手绘应该不会有人雷?),如果还是不懂,我也只能发没打马赛克的了……希望别被骂吧!

嘤嘤嘤

⚠杰佣!摄殓!役先!

⚠现代玄幻系列!(什么鬼?!)

⚠我知识就到这儿了有什么学术性的错误告诉我哈!

⚠文渣注意!

⚠灵感就是来源于初三物理课本第一章!

“破镜究竟可不可以重圆?

物理老师说过,由于分子间存在斥力,破镜无法真正重圆,那‘破镜重圆’也是不可能的吧?”

奈布坐在课桌前,写下了这段话,托着腮,抬头看向已经有些昏暗的天空。

“奈布?”伊莱戳了戳似乎在发呆的前桌奈布,鸮早上就不见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玩,教师的注意力几乎都集中在了前桌身上,可奈布仍没有发现。

“奈布·萨贝达!给我看黑板!还有伊莱,别老是和混子在一起!”见伊莱的提醒不管用,教师只好亲自叫人,愤怒的敲了敲黑板,把手上的粉笔扔向奈布。

奈布这时终于是反应过来了,头一缩,粉笔沿着精准抛物线,拍在了奈布的斜后桌——杰克头上。

“……”

“噗、唔。”奈布捂住嘴,把笑声憋回了肚子。

教师目光飘了飘,走下讲台来到杰克身边,揉了揉他被粉笔拍到的地方,转身用手中的戒尺狠狠的抽在奈布的某一处旧伤上——他身上的旧伤多了去了,就算是随便一打,也会牵扯到的。

鬼知道这小杂种到底在哪混才出来这么一身乱七八糟的伤口。

奈布身形颤了颤,没发出声音,指尖用力捏着桌子有些泛白,渗血的伤口足以看出教师打的有多用力。

富人家的孩子我惹不起,你这个孤儿我还不敢惹?

教师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扭着屁股转身又走回讲台,她并不担心学生们会举报她,现在兽人与吸血鬼对峙,人类成了“炮灰”,每天都有人死去,政府那群怂货早就不敢得罪任何人了,要不是她想把学校最后一个月的工资领了,她早就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到处都是落魄的孤儿和穷人,简直脏死了!她带的班里能有杰克一个富人家的小公子哥已经很不容易了。

杰克看看教师,又看看奈布微微渗血的后背,优雅的微笑着,似乎在为教师的包庇而感到得意。

——

伊莱手忙脚乱的从小柜子里翻出一卷绷带,嘴里还不满的嘟囔着现在世道的不公。

“没事的,伊莱,我没事。”奈布看着伊莱担心的样子扯出微笑,轻轻拍了拍伊莱和自己一样被兜帽遮住的脑袋。

“要不是你,学校会这么安静?该死的你怎么就是不让他们知道?!”伊莱手上使劲儿,缠着奈布后背的绷带又开始泛红。

“嘶!等等伊莱你、轻轻轻轻点!疼!”奈布疼的脸色发白,汗珠滴到攥起的拳头上,又滑落到地面。

“不疼你就死了,可以让伊索来给你入殓了。”这么说着伊莱手上劲儿松了松“你又不是不知道格兰奇那个混蛋不喜欢咱们这些穷人!”

“我知道,但至少她能教他们学习。”

“你看看她都教了些什么东西?女人如何用身体赚钱?”伊莱咬牙切齿的说着,被眼罩遮住的部分皮肤甚至有些泛红“你就应该杀了她!”

“冷静啊伊莱。”奈布松开拳头,又拍拍伊莱的头,无奈的笑着“廓尔喀军人的弯刀永远不会向同伴挥舞,她可是人类,与你我相同。”

“……我还算是‘人类’吗……”伊莱将绷带打好结,又给奈布将衣服放下,扯了扯自己的眼罩。

“怎么不算?让鸮听见了他肯定又会往死里啄你!”奈布调笑着戳戳伊莱的脑门“卡尔还没回来?”

“没,鸮也没回来,不过我能感受到鸮离我不远。但伊索……”

“他已经一天没回来了……”奈布抬头望望时不时又伪装成蝙蝠的吸血鬼经过的天空,担忧着自己的好友“希望没事……”

只不过是在担心卡尔的社恐,怕卡尔被吓昏过去,对于伊索以一打五的实力奈布并不感觉卡尔会受到伤害。

——

“先、先生?!”卡尔惊恐的望向站在教堂顶上的吸血鬼往后退了两步,连续一天的奔波让他的身体有些吃不消,要不是这里的报酬给的足够……

“咦?还有个活人?”吸血鬼看着下面的人类,轻轻跳了下去。

“是您让我来帮忙入殓?!”卡尔看着眼前的吸血鬼,突然感觉有点怀疑,不过也悄悄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活人……”

“啊,不是我,应该是那边的人类,”吸血鬼指了指已经被撕成两半的人类“一队兽人刚经过,这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啊、这样,那我先回去了。”卡尔转身想要逃走,自己终归是人类,他不能保证这个看起来很有着贵族风范的吸血鬼进食是也会这么优雅。

“等等。”吸血鬼叫住了卡尔,捏住卡尔的肩往回拉,低头轻轻嗅着卡尔的颈部,用舌尖舔了舔。

哦豁完蛋。

“先先先先先生!您要进食旁边有很多选择!”卡尔僵着身形,手肘肌肉紧绷,打算身上的吸血鬼一旦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好的事就直接打出去。

“……”偏偏约瑟夫也只是又嗅了嗅,便离开了卡尔颈边“别紧张,我叫约瑟夫,一名有原则的吸血鬼~”

哦去他妈的死亡波浪线,有原则的吸血鬼是什么鬼?意思是不会随便咬人还是不喝死人的血?

“……别抖了,小家伙,你叫什么?”约瑟夫看着抖成筛子的卡尔轻笑,摸了摸卡尔那看起来质感不错的银灰色头发。

“伊伊伊伊索·卡尔,先生!”别薅我头发了行吗这位吸血鬼?

“噗,伊伊伊伊索·卡尔,再抖我吃了你哦!”约瑟夫示威似的亮了亮独属于吸血鬼的獠牙。

卡尔猛的颤了颤,瞬间不抖了。

“哈哈哈,跟我来,我带你去我家看看,不许拒绝!”约瑟夫拉起卡尔的手,往未知的古堡走去。

TBC

奈布&伊莱:……我们在这担心你你他妈去泡汉子?

卡尔:?!谁泡谁?!

约瑟夫:我先找到他行了吧?

伊莱:……欺负鸮先生没在我身边!

奈布:得了吧杰克那我还没想好上次恶作剧他怎么解(编)释(谎)呢!

杰克:……我听见了呦,小先生~

奈布:fu*k。

怎么办我好像又开了一个连载开始我老是懒得更我怎么办嘤嘤嘤嘤嘤嘤嘤嘤(闭嘴你这个嘤嘤怪)

所以直接end行吗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写的好尬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我好渣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他妈一拳一个嘤嘤怪!fu*k!)